橋水深度研究:向公民直接發錢可以解決貧富分化嗎?

發表時間:2018-07-14 09:00:00

關注:617

通過無條件的向公民轉移現金,無條件基本收入(UBI)被視作解決收入/機會差距的方法之一。在反建制浪潮興起的今天,其支持者認為其能打擊反建制和民粹主義政治的崛起。

無條件基本收入入門

Ray Dalio

無條件基本收入(UBI 又被譯為全民基本收入)是處理收入/機會差距的幾個想法之一。既然您似乎感興趣,我會向您發送這份簡報,這是由我的團隊為我準備的,并根據我的Q&A進行了調整。我不會給你我的結論因為我不想讓你存在理解上的偏差,我寧愿你形成自己的意見。

無條件基本收入(UBI)研究簡報

什么是無條件基本收入(UBI)?

欢乐球吃球下载游戏 www.qfvwg.icu 一般來說它是一種現金轉移,它具有以下幾個特點:

  • 普遍性:無論就業狀況或收入狀況如何,每個公民都可以獲得轉移;
  • 無條件性:收到現金的人群對于如何使用現金沒有限制;
  • 基本性:相關金額數目將涵蓋“基本需求”,并將構成“生活工資”
  • 長期性:現金的轉移將持續非常長的時間,例如:收款人的一生。

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并不是一個特別新的想法,美國開國元勛之一的托馬斯潘恩就是其倡導者。這個想法在20世紀60年代末(尤其是尼克松政府時期)獲得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但從未真正獲得支持。

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在全球哪些地方獲得了政策上的支持?

加拿大、芬蘭、荷蘭和美國的一些城市已經宣布了試點計劃,以測試該政策的效果(通常來說是,這些都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德國、法國、新西蘭、印度、蘇格蘭和納米比亞政府也表達了興趣,直接捐贈(GiveDirectly 向窮人分發現金的慈善機構)已經對肯尼亞的無條件現金轉移進行了全面的研究。最引人矚目的是,瑞士在2016年就無條件基本收入(UBI)進行了全民公投,該議案建議向每位公民每月轉移2700美元。該提案最終被否決(77%的投票者反對)。

無條件基本收入(UBI)最著名的支持者有誰?

著名的支持者包括馬克扎克伯格、埃隆馬斯克和諾貝爾經濟學獲得者安格斯迪頓,著名投資人沃倫巴菲特則支持一個類似的項目:負所得稅,這最初由米爾頓·弗里德曼推廣。

主要的爭議點在哪里?

支持者稱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將減少社會不平等。錢直接去了最需要的地方,因為有需求的人是最好的決策者。UBI避免了傳統福利計劃產生的不良激勵,同時分配了更多的資金——因為行政管理費用較少,同時鼓勵了經濟中的活力和冒險,并為那些在自動化/全球化影響下工資面臨下行壓力的人群提供額外的安全保障。

批準者則稱,任何有意義的基本收入計劃都將非常昂貴,其將減少工作激勵,將資金從最需要的人那里重新分配給那些已經有工作的人,或通過重新分配,使得資金遠離最需要的地方(例如食品券,社會服務),或由于糟糕的選擇降低資金使用的效率(例如將資金“喝掉”)。

證據說明了什么?

由于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從未真正得到實施(除非你把海灣國家向其公民進行極為慷慨的支付計算在內),我們并沒有一個真正的案例研究來對支持和否定它的理由進行測試。

而在加拿大、美國、芬蘭、肯尼亞和荷蘭進行的試驗計劃則需要數年的時間來匯報他們的發現。

然而,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我們確實得到了大量的實驗結果。這些實驗研究了無條件的直接現金轉移對于貧困家庭的影響(即在一段時間里不附帶任何條件的進行現金轉移,但這不是普遍的,也不是長期的)。

相關的研究包括20世紀70年代在美國和加拿大的5個實驗,以及在發展中國家進行的50多個實驗。這些研究成果通常被用于UBI的辯論。

這些研究表明,(現金)接受者的經濟狀況和福祉確實有所改善,工作的積極性略有下降,接受者通常傾向有效的使用相關轉移。

然而,大多數這些研究的有效性受到以下事實的限制:相關的現金支付在短時間內結束(2-3年)同時接受者通常是非常貧窮的家庭(不符合普遍性的要求)。相關實驗被設計成如此是因為他們更加專注測試無條件的現金轉移而不是一個更加接近UBI 的東西。

相關實驗中最豐富的數據來自發展中國家,現在還并不十分清楚能夠從那些之前每日收入低于1.5美元現在卻生活在更好經濟狀況中的人的行為中推斷出什么。

之前研究是關于無條件現金轉移以及其與理想的UBI的差異:

研究發現的更多細節

發達國家的研究:

  • (相關現金轉移)對接受者經濟和一般福祉有積極影響,相關的家庭擁有更好的身心健康,教育表現和住房擁有率。
  • 工作的積極性適度降低。初級收入者的工作時間減少了5-10%,失業存續期更長,中等收入和高收入者(15-30%)的工作時間減少幅度更大,他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兒童看護和教育上。

發展中國家的研究

  • 工作時間沒有減少或增加,就業參與率增加,就業結果改善。而在工作時間減少的案例中,歸因顯示相關工作時間的削減主要是老人及其家屬
  • 儲蓄和投資的增加。受援家庭將部分收益投資于創收性產品(牲畜,農業生產性資產等)。一些研究還發現,在現金轉移結束后,受援者的經濟收入相較于轉移前得到了提高。
  • 對于相關“誘惑商品“(例如酒精、煙草)的消費并沒有明顯增加,而且經常下降。
  • 健康、教育和女性賦權指標的全面改善,童工顯著的下降。

如果在美國實施,UBI會花費多少?

下面我們粗略估算一下在美國實施UBI的成本。我們首先要看看為每個美國公民支付目前貧困門檻(每年12000美元,不到之前瑞士提案的一半)的成本。這最終將耗資約3.8萬億美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1%,占稅收和政府社會保險繳款的78%)。

接下來我們通過廢除現有的社會計劃并用UBI代替來計算這筆開支會花費多少(正如一些支持者所說的那樣)。首先設想一個極其不可能的場景:所有的社會支出(不包括基礎設施支持和教育支出,但包括幾乎所有其他政府轉移,包括醫療保?。?,這將釋放實施UBI所需資金的92%。

隨后假設這一場景:只有收入支持項目(殘疾、退休金和社會保障、社會救濟以及失業救濟)被削減。這將能產生UBI所需的資金的37%。

第三種場景,將社會保障,退休和殘疾排除在可替換項目清單之外,通過更換福利國家的現有組成部分,只能支付12000美元的UBI成本的11%。

最后,我們想象2個場景,UBI的支出會根據收入水平而減少,舉例來說,,每賺取一美元的收入將使得UBI降低10美分,這意味著如果賺取120000美元,您將無法獲得基本收入,如果賺取60000美元,則只能獲得一半(即6000美元)。雖然從技術上講,這并不是一種普遍的基本收入,但它可能提供一種折衷的解決方案,既能確保UBI的基本目標,又能解決融資方面的限制/顧慮。如下所示,這大大降低了實現UBI的成本。然而,即使采用陡峭的坡度,現有的收入支持計劃也無法為UBI提供充分的資金支持——可能還需要增加額外的收入。

下面的圖表顯示了經合組織的估計,如果發達經濟體用UBI (經購買力調整)取代除醫療保健以外的所有社會支出,人均可獲得多少資金??梢苑⑾旨詞故親羈犢母@乙埠苣閻Ц痘臼杖?。并不是說這是不可能的——只是我們社會/稅收系統的漸進式變化不會讓你達到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直接捐贈(GiveDirectly 慈善組織)的一項有趣的研究,其聲稱在美國,那些針對某些特定收入水平(比如貧困線)的UBI計劃是合理可負擔的。而在貧窮的國家則更能實現。GiveDirectly 估計給予印度2.5億人口每天2美元——以使他們提升到全球貧困線以上,其成本不到印度國民生產總值的5%(經過購買力平價調整)。雖然我們無法證實這是真的,但如果我們在評估針對低收入人群的項目的經濟效益,它值得進一步研究。

關于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利弊的更多細節

除了為經濟中的每個公民提供滿足基本需求的收入,以及應對個人金融?;幕撼迤?。支持者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UBI)將幫助:

  • 減少不平等:無條件基本收入(UBI)被視為減少發達國家不平等的一種手段。支持者認為,它將有助于彌補30年的低工資增長,增加勞動者相對于資本的議價能力,并作為一種非侵入性的,可能不那么具有政治毒性的再分配形式。
  • 將錢引導到最需要的地方:傳統的福利轉移通?;嵯拗迫綰位ㄇɡ縭稱啡?。這意味著管理者和政策制定者最終不得不為個人做出選擇,以確定收入支持在他們的生活中最具影響力的領域,并全面應用這一方向,但適應個人情況的能力有限。相比之下,UBI授權個人根據自己的特殊情況和需求決定如何最好地使用收入轉移。
  • 最大限度地減少不良激勵措施:與傳統的福利政策相比,UBI提供更好的激勵措施。與失業救濟金或收入支持不同,UBI對于尋求更好的薪酬就業沒有抑制作用(因為隨著收入的增加,UBI不會被切斷)。與最低工資不同的是,UBI不應該讓一組員工的成本高得讓雇主望而卻步。
  • 保持經濟活力:UBI通過鼓勵人們承擔更多風險,降低創業/獲得提高生產力技能的入門成本,鼓勵工人花時間尋找更適合他們的興趣,能力、滿足感的工作來支持經濟活力和創新。
  • 通過降低行政和間接成本來分配更多資金:UBI也被視作通過一個更簡單、更高效、政治爭議更少的手段來減少/取代龐大、官僚、和低效的福利國家計劃,這意味著作為福利預算的一部分,更多的資金被分配給需要它的人。
  • 為技術和經濟破壞提供?;ご朧核孀拋遠?、人工智能和全球化對于工資壓力加大,UBI可以確保很多人的生活工資。UBI同時還將為流離失所的工人提供更大的經濟自由,允許他們投資建立新的技能,而不是尋求立即的(可能是低薪)就業。
  • 打擊反建制和民粹主義政治的崛起:反建政的威脅導致一些人主張將UBI作為更新資本主義和更公平地分享其戰利品的手段。
  • 補償無償工作:許多具有社會價值的角色在市場經濟中沒有得到正式補償(例如撫養孩子),主要由女性擔任。 UBI被視為開始以貨幣形式識別這種角色并糾正由此導致的權力失衡的手段,特別是在第三世界。
  • 提供更有效的國際援助:根據世界銀行和布魯金斯學會的估計,目前有7億人生活在全球貧困線以下(每天1.9美元)。需要800億美元的直接現金轉移才能使這些人超過全球貧困線。 這幾乎是目前用于國際援助的一半(經合組織的相關預算1300億美元,不包括私人捐款)。

在反對派方面,除了反對重新分配或爭辯相關固有收入的內在權力的哲學性觀點,反對者認為UBI:

  • 非常昂貴:反對者認為,實施任何有意義的普遍基本收入將是非常昂貴和不可持續的。例如,瑞士每月向每位公民發放約2700美元的建議占GDP的25%左右。批評人士進一步爭辯說,為滿足UBI所必需的加稅可能會對增長產生重大影響。
  • 降低工作道德:保守派批評者認為,UBI將大大減少工作激勵,并鼓勵人們減少工作時間,并擁有更長的失業時間。
  • 將錢從最需要的人手中移走:(取決于怎么做)UBI可能會作為一種凈轉移,從目前領取福利的人手中轉移到那些已經有工作的人手中。雖然提高稅收來支付UBI的費用可能會導致從最富有人群的凈轉移,但它可能同時減少對最需要的人的支持。
  • 將錢從最需要的地方移走(或降低其使用效果):無條件現金轉移意味著政策制定者無法確保所提供的資金用于提供必需品(例如食品券,社會支出),而相關使用效果可能降低乃至有害(例如,人們將轉移支付給“誘惑商品”,如酒精和煙草)。
  • 分散改善現有福利國家:一些自由派批評者認為,UBI分散了改善現有福利國家這一更為緊迫的問題。批評人士擔心,UBI可能會削弱相關資助和支持——改進經過數十年試驗和測試的項目。

附錄1:現有收入支持計劃中的不良激勵。

下圖顯示了收入高達70K的美國人的有效稅后和轉移收入。其中的幾個懸崖顯示:多掙一點其實傷害你,因為你失去了參加社會福利計劃的資格。


免責聲明:對本網站的內容,我們不提供任何形式的關于內容的正確性、有效性、穩定性、不侵犯他人權利等方面的保證;不保證網站內容所包含的文字、圖形、或其它事項的準確性或完整性,也不保證本網站的內容不存在打印、復制及其他輸入方面的錯誤。"安恒量化"可隨時更改本網站內容,但不保證在更新時通知您。用戶使用本網站服務所存在的風險和產生的一切后果 由自己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官方郵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8:00


圖片展示


     官方郵箱:[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9:00—18:00

溫馨提示:國際金融市場交易均存在高風險,并不適合每一位投資者,敬請深入研究,審慎決策。本站所有內容僅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本站提供的量化交易系統策略服務僅限于服務,不接觸投資者的資金,投資者需自行承擔風險,詳情查看 【風險聲明】

官方微信